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:“真相”

    惠帝宫里出了事,动静还不小,很快,连太后娘娘都被惊动了。

    不过,太后倒是没亲自过来,而是派了身边的管事嬷嬷福嬷嬷过来,询问具体事宜。

    惠帝不敢隐瞒太后,便让常亭将事情跟福嬷嬷说了,还让福嬷嬷跟太后说,这件事他会处理好,请太后好好休息,莫要挂心。

    福嬷嬷颔首应了惠帝的话,行礼之后,又离开了临华殿。

    太后都被惊动了,这件事便不能再拖了,得早做决断才是。

    按说后宫之事,原应由皇后做主,而荣贵妃有协理六宫之权,自然也有参与商讨处置方式的资格。

    故,惠帝便问皇后跟荣贵妃:“皇后跟贵妃以为,这昭妃该如何处置呢?”

    皇后闻言,略沉吟了一下,没有立即说话。

    倒是荣贵妃,似乎非常着急,竟抢在皇后前头说道:“皇上,臣妾以为,昭妃变成这副样子,很有可能,就是因为她用了那种不知名的丹药之故,这个时候,自然应该先查明丹药的具体效用,然后,再视情况处置才好,故,臣妾以为,当去福宣殿仔细搜查。”

    荣贵妃这话说的太笃定了,一时之间,皇后也有些说不清,荣贵妃是真想让皇上派人去搜宫,还是,只是做做样子,为了将自己彻底从丹药一事中摘出来,而故意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惠帝却不像皇后想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或许不是他不想想,而是真的只想找个借口,赶紧将昭妃带下去而已。

    毕竟,昭妃的这张脸,怕是多看一眼,都要做上几日的噩梦,惠帝方才被吓得不轻,不想再看,也是情有可原的。

    惠帝很快做了决定,甚至没有再等待皇后的意见,便应了荣贵妃所言,先命人将昭妃现带下去严加看管,再命人去福宣殿搜查,看是否能够找到宫女所说的那种丹药。

    等到话全都说完之后,惠帝才好像又记起,皇后还未曾说话。

    于是,惠帝又问皇后:“皇后以为,朕这样安排,可好?”

    “皇上安排甚为妥当,臣妾并无异议。”皇后垂首答说。

    惠帝的心思太明显,目的太明确,皇后又怎能看不出来?

    既看出来了,此时又如何好违拗惠帝的意思。

    荣贵妃有后手,她却也不是什么准备都没有,如今就看,谁的后手更多,杀伤力更大了。

    常公公做事很有一套,搜查福宣殿的任务,惠帝正是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有福宣殿那名告密宫女的带领,常公公几乎没费多少力气,就找到了那个据说是昭妃秘密存放起来的锦盒,然后,从里面找到了只剩下一小块儿的丹药。

    问过了宫女,在宫女再三确认看到昭妃吃的,就是这枚丹药之后,常公公便带着东西回临华殿去了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将搜查过程如实一说,然后,常公公便将锦盒呈给惠帝等人看。

    惠帝微微探出头去,扫了一眼锦盒,也看到了锦盒中那赤红色的丹药残余。

    显然,这枚丹药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,只剩下这么一点儿,也不知道还查不查得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将今日当值的御医太医全都叫过来。”惠帝摆了摆手,皱眉吩咐道。

    常公公领命而去,又过了两刻钟左右,带着一群御医和太医折返回来。

    御医跟太医们并不知道惠帝突然将他们都叫过来,所为何事,因而一个个的,都表现的有些战战兢兢,似乎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对,被惠帝处罚。

    惠帝却没心情看他们担心的样子,直接让常公公将丹药拿给这些御医,让他们瞧瞧这丹药的作用。

    御医们不知到底出了何事,但是,惠帝让他们辨认这丹药的作用,倒也不算为难,一群人心下稍安,然后,便用帕子托着那丹药,仔细辨认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大概是太过紧张,这些御医们凑在一起辨认了半晌,也没得出个确切结论。

    倒不是没说话,而是说话的太多了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

    不过,丹药的主要成分,他们倒是认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惠帝等的有些不耐烦,今夜又是惊吓又是没睡好觉的,他心里火气自然不小,见御医们迟迟给不出个确准的答案,不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荣贵妃见惠帝面色不好看,忙伸手轻抚惠帝胸口,柔声劝道:“陛下别急,当心龙体。”

    惠帝被荣贵妃柔声一劝,心头的火气稍稍降下去些许,但是,紧皱的眉心仍旧没有散开。

    皇后侧首看了一眼荣贵妃,不知为何,她总觉得,荣贵妃的表现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她似乎,过于镇定了......

    按说这药是她给昭妃用的,就算是最后没查出来,可她又怎么能让这丹药,毫无破绽地变成是昭妃自己用的呢?

    皇后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太久,很快,便有人给她解了惑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刻钟左右,争论不休的御医们,似乎终于有了共识。

    这些人推出他们中官阶最高的御医站出来,向惠帝报告他们的发现。

    丹药大体的成分已经可以确定,多数都没什么问题,皆是美容养颜的成分,但是,其中有一味药,极为特殊,乃是只有西北边陲才会生长的一种草药,有剧毒,只消一点,便能取人性命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有毒草药取人性命的方式很独特,需得经过汗液传播才能发挥效用。

    御医说完,便垂首等待惠帝示下。

    可是等了好半天,却都没等来惠帝的反应。

    御医们不由有些奇怪,但是,却不敢随意出声,只得耐心等着。

    那么,惠帝听完御医的话,为何一直没有反应呢?

    若这些御医此刻抬起头来,往惠帝坐的方向看上一眼,他们便会明白,惠帝非是没有反应,概因太过愤怒,一时竟然做不出别的反应来了。

    惠帝确实很生气,很恼怒。

    跟来自匈奴的昭妃相比,他当然更加相信御医们的话,且御医们事先并不知临华殿出了何事,亦不知这丹药是谁的,又怎么会故意针对昭妃?

    若不是御医故意针对,那么,就只有一个可能了。

    昭妃,想要取他的性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