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章节目录 第48章 做了一回红娘(三)

    就在李守一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,米风英给他们浇上了一盆冷水:“嗨,胡军那孩子,我也见到过。长得蛮精神,人也蛮懂礼的。

    只是我听说他结过婚,还有过一个孩子。如果微微嫁过去,一进门就要当后妈,我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米风英的话,没有说得完整,意思却是一听就懂,知道是不想让许微微当后妈。

    这是一道跨不过去的槛,无论怎么说,无论是怎么开通的家长,都要面对这道难题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听我说。小虎已经5岁了,很聪明,很听话。而且,微微姐也很善良,他和微微姐特别投缘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人说破,就和亲生母子差不多。军哥的爸爸、妈妈,也都是老实人。你们放心,不会让微微姐吃亏的。”孙小芳开了口。

    许伯母眉头皱得紧紧的,过了一会,还是摇头说:“不,我不能答应这门婚事。如果传了出去,我们还怎么见人呐!”

    “妈妈——”一直在房间里关心着客厅谈话情况的许微微,从房间里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回家来提亲,所有人都知道可能会有难度。这个难度,就是胡军的二婚,而且还有一个孩子的难点上。

    在大家的想象之中,最可能提出不同意见的人,应该是许峰。在官场上混的人,一下子有些抹不开面子,也是可以理解的事。

    有了梅浩然这张老面子,估计多费一些口舌,也还是能够会解决问题的。千算万算,就是没有算到米风英会毫不犹豫的亮起了黄牌。

    “微微,妈妈是为了你好。你到社会上去打听一下,有几个人会说后娘的好话?”米风英劝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女儿泪流满面的冲出来,她也有一些心软。尽管如此,她还是坚持着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“妈妈,不会的,绝对不会的。胡伯父、胡伯母都是老实人,小虎也很听话。妈妈,女儿相信自己的眼睛。”许微微摇头说。

    米风英苦笑道:“傻孩子,人家为了哄你进门,做几天假象,又有什么为难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妈妈,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许微微死劲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母女俩一个劝说,一个反驳,谁也无法说服得了谁。在这个过程中,许峰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喝茶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会不经意的从李守一和孙小芳的脸上掠过。谁也想不明白,他心中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作为客人的李守一来说,不管是想要劝说什么,都不会讨得了好处去,只好紧紧的抿上了嘴唇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听我说几句可好?”孙小芳勤快的跑到卫生间,打了两个热水毛巾,递给了这对母女。

    接过毛巾,胡乱擦了一把的米风英,有些不好意思的招呼道:“孙部长,让你见笑啦。”

    在疗养院那儿体验生活的时候,她们这几个当妈妈的女人,每天都会和护理部孙部长聊上一会儿天。

    说起关系来,也很热络。见到孙小芳说话,米风英自然不好给她难堪看。

    “伯母,我和微微姐是好姐妹,不可能会有见笑的想法。”孙小芳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又说:“伯母,你为微微姐姐的考虑,都是应该的事。说实话,能象你这样的母亲,求也求不来呐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听在其他人耳中,会能以为孙小芳说的场面话。不要说李守一,就连许微微,都能知道孙小芳说的是心坎深处的话。

    想到她那个极品父亲,李守一深吸了一口香烟。然后,慢慢的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孙部长,能象你这样理解我这个做母亲的,我就谢天谢地啦。”碰上了知心人,米风英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膝盖说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喊我小芳吧。总是喊部长,显得太生分了一些。”孙小芳连忙将关系拉近了一层。

    看到米风英接受了自己的意见后,她又继续说:“伯母,我和守一哥这一次来,给你们带来了一些礼品。

    这酒和烟,是带给伯父的。这两箱有保健效果的纯净水,是送给伯母的。这一套首饰,是送给微微姐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礼品,米风英眼中闪过一片亮光。想到女儿的事,却又立即黯淡下来。礼品虽好,却要用女儿一生的幸福来换,这在米风英看来,怎么说也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米风英的眼神变化,看在孙小芳眼中,心中倏地生起一种辛酸之感。如果换作是自己的父亲,看到重利在前,恐怕早就迫不及待的会把自己这个女儿给卖掉啦。

    就连母亲,也未必能够受得了这样的诱*惑。想到这些,她的心中就更加坚定了原来的某种打算。

    孙小芳收起自己心头的悲哀,打开了首饰盒。

    “哇——这么多。”米风英惊讶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坐在旁边的许峰,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。他们都是识货之人,这一盒首饰的成色如何,一看就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守一,告诉我老实话,这只玉镯值多少钱?”看到妻子爱不释手的欣赏着这些玉器,许峰还是收回了自己的眼神。

    李守一如实回答说:“伯父,听行家说,这只玉镯应该能值30万以上。而且,不一定能买到这样的成色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再来问你,胡军一个月能有多少收入?”到底是官场中人,一眼就看出了不合理之处。

    李守一明白许峰话中的意思,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了狡黠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伯父,我军哥现在有两份工资。一份是军人的工资,一份是疗养院的工资。如果要说其他的收入,那就是在疗养院里有一点股份。到年底的分红嘛,估计也能有个几百万吧。”李守一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不全是实话,也基本接近于事实。因为胡军没有接受他赠送的股份,只是答应每年收下500万的分红。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解释,许家夫妇眼睛明亮起来。他们并不是想要贪胡军的财,而是觉得这么贵重的首饰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伯母,这么一套首饰,从玉镯,到玉佩,无一短缺。在太湖那儿时,我们也曾劝胡伯母取一支玉簪。你知道,胡伯母是怎么说的?”孙小芳吊起了米风英的胃口。

    这时,米风英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之中平静下来。她放下手中的首饰盒,好奇的问道:“小芳,你胡伯母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胡伯母对我们说,既然是给孩子的礼品,就得要全心全意,一点一滴也不能缺少。再说,我一个老婆子要这些干嘛呢?只要微微能看得上我家儿子,就比什么都好。”孙小芳介绍说。

    听到这儿,米风英也有一些动容。就凭这样的语言,也能知道胡家老夫妇是厚道人。

    眼见得米风英的表情有所松动,李守一见缝插针的说:“伯父,伯母,我给你们一个建议。

    等我的事情办好之后,一起去一趟太湖。听听梅爷爷的说法,见见军哥的父母亲。到了那时,你们再作决定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是一个好主意。”米风英立即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到妻子已经表了态,许峰接口说:“守一,提到去太湖的事,我想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,你是想说方伯父的事情吧。”李守一头脑中灵光一闪,立即猜测出了对方的想法。

    见到李守一如此知机,许峰眼中亮光连连闪烁。心说好一个机灵的小伙子,我这边刚一露出话头,他就猜了一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伯父,你放一百个心。如果是你说的这个情况,我敢给你打包票。这3000万的事情,太湖疗养院给揽下啦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李守一觉得自己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一听这样的表态,米风英吓了一大跳,连忙提醒说:“守一,这可不是小事,你可不能信口开河噢。就是想要帮忙,也得和老板打个商量才对嘛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有说话的许微微,听到母亲如此说话,出声嗔怪道:“妈——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呢?你忘啦,冬梅姐的麻烦,就是守一帮助说的话嘛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错,不错,我想起来啦,蔡院长是守一的干姐姐。”米风英恍然大悟,开心的说:“这就好啦,这就好啦,我来给老方家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看到妻子忙着站起身,要去打电话,许峰连忙制止说:“算啦,你去厨房烧菜吧。方书记家的电话,还是我来打吧。

    守一,你要去参加同学会,我也不和你客气。小芳,你和小祝,就在伯父这儿吃中饭吧。”

    祝强连忙起身道谢说:“谢谢你,许局长。我要送守一去饭店,另外还有一点事要做,就不增加你们的麻烦啦。”

    李守一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到了11点半钟,也就起身告辞。当他和祝强走后,送何家兄弟的妻子和徐元妻子回家的郁飞,也找到了这儿。

    孙小芳想到晚上休息的事。这么长时间,两家的屋子都是空关着。不单单是被褥要晒,就连窗子也要打开好好透一下气,晚上才好住人。

    “郁飞哥,你来得正好。我正准备回家去一下,也好晒一下被褥哩。”孙小芳说。

    “好唻。”郁飞答应了一声,直接就往门外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