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章节目录 40.第五十七章

    慕西站在医院前的花坛边,这是她和林景行约定的地方,但林景行一直没有来。慕西皱着眉头看手机上的时间,离他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,她再次拨打他的手机号码,里面再次传来已经关机的机械女声。

    慕西平静的脸上染上了焦急,开始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他一直没有来,是因为临时出了什么事?车祸?还是别的重要的事?

    如果是被别的事耽搁了,他也应该借别人的手机打电话过来。他们的手机号,都互相背过,因为都说现在的人,全靠手机记录,一旦手机掉了,连给最亲近的人打电话都记不起手机号,所以一定要背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能让林景行连给自己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,那他一定就是出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慕西深呼吸一口气,调出手机号,先给阿紫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景?他没有和我们在一起啊?”电话里传出了阿紫的声音,她和胖子他们都在一起,在问他们知不知道景的下落,“我们都没有看到他,你找他吗,不对,是景的电话打不通吗?”

    “他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?”

    “关机?景从不关机的啊!”阿紫也感到奇怪了,和胖子他们一分析,“不会是手机掉了吧?”

    慕西狠狠的皱着眉头:“如果是手机掉了,他也应该给我打一个电话,而不是现在这样一点消息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阿紫深呼吸一口气,立即听懂了慕西的话:“你和景约了地方见面,景没有出现,并且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着急,我们现在就去找他,可能就是什么事耽搁了,你千万别胡思乱想……”

    阿紫的话,慕西并未听完全,因为她面前出现了一个人。苏嘉誉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,对上她深沉的目光,突然笑了:“在等人?”

    慕西挂了手上的通话,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沉默不言,随后从他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“你等不到了。”苏嘉誉幽幽的开口。

    慕西停下脚步,转过身,淡漠的看着他:“你……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慕西咬咬嘴唇,似乎很不能理解:“苏嘉誉,你这是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嘉誉走到她面前:“你要和别的男人一起,打掉我们之间的孩子,你觉得我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慕西看着他,看着看着就笑了:“我伤了你男人的自尊心?不该这么快和别人在一起?你多大了,能不能别这么幼稚?我们既不是分手的情侣,也不是多么恩爱的人,不过一个意外而已,你不需要对我负责,我也不需要为你买单……我们彼此的生活,互不相干,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苏嘉誉认真的看着她,“一个意外,说得轻巧。你失去了什么?你……又失去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亡羊补牢,尤未迟也。如果你觉得因为这件事导致你失去了什么,那你最该做的不是挽回?在我身上浪费时间,不觉得很可笑?”

    苏嘉誉沉默的看她一会儿:“嗯,你说得对,所以我尊重你的决定。但……突然有点无聊,就干涉一下你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无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苏嘉誉淡淡的笑了一下,仿佛就是在告诉她,没有什么原因,就是他突然有了这个想法,然后就做了。

    “你简直不可理喻。”

    苏嘉誉扯扯嘴角:“你自己不是一样?一开始排斥,随后立即愿意生孩子,然后莫名的又要和我脱离关系……沈慕西,你不觉得你自己才是最不可理喻的那个人?”

    慕西退后两步,摇摇头,现在在这里争论对错有些可笑,何况他们竟然在争论谁更加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“景呢?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做什么,不就是对他家里施压而已,很简单的事。”

    慕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:“苏嘉誉,你凭什么做这些?”

    慕西说完,脸色白了白。

    慕西,你凭什么做这些?

    凭什么呢,凭绝对的权力!

    慕西抿紧唇,从苏嘉誉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慕西和阿紫他们一起汇合。

    胖子他们很快又离开,看起来似乎又去找林景行去了。

    阿紫坐在慕西的身边,双手放在桌子上,有意无意的打量着慕西:“小西,你和景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阿紫皱了皱眉:“今天我们去景家里,见到了叔叔阿姨,他们对景的突然消失,一点都不担心,就像是他们已经料到了。”

    慕西愣了好一会儿:“那他们有没有说别的?”

    阿紫摇摇头,当然有说,但说得很委婉,表达景和慕西并非同一个世界的人。阿紫认真的看了看慕西,在她看来,景家里的条件已经足够好了,再加上景自身的条件,可以算得上非常高品质的男人了,可是叔叔阿姨那的态度,似乎证明了这样还不够,远远都不够。

    “小西,你家里究竟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这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阿紫摇摇头,无奈的笑笑,既然慕西不想说,她也不想勉强别人。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真的没有说别的?”

    阿紫叹了一口气:“他们让我们不要找景,给他一点时间让他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慕西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心情接受这一点。

    苏嘉誉并未把她怀孕后才和林景行的事告诉别人,似乎对她手下留情了,否则林景行的父母该如何看待她?连她自己都觉得,站在他们的角度,她简直恶心至极。

    慕西深呼吸一口气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吧!”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的意思是你们已经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慕西沉默了许久,起身,慢慢的离开。阿紫喊了她好几声,都没有得到回应,不过阿紫终究没有追上去。

    慕西走到外面的街道上,直接打车去鬼城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段的鬼城依然萧瑟寂寥,她走进去,这时候才看到鬼城的全貌,一片破败,偏偏有一种破败的美,萧瑟到极致的味道,仿佛茫茫白雪覆盖大地时的冷绝的美。

    她一步一步走上阶梯。

    心情不好,就来这里。

    她记着景的话呢!

    还未走上去,就闻到了一点零星的烟味,她狠狠的嗅了嗅。

    她继续走上去,看到一地的烟蒂,看到坐在地面上的人。她走过去,蹲在林景行的身边,伸出手,摸了摸他的脸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动作,他眼睛略有湿润。

    他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慕西摇摇头:“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,他不会这么快就体验到现实的无奈,依然在音乐的世界里快意恩仇,过着洒脱不羁的生活,是她让他走向了另外陌生的领域,将他的快乐剥夺,是她对不住他。

    他的阳光洒脱,是她想要靠近的东西,也恰恰是她自己,让他失去了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她淡淡的笑了笑:“别这样,不要变成我不喜欢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的样子,你又得不到,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得不到的,才是最好的啊!”

    林景行苦涩的笑笑:“你……为什么不怪我?怪我啊,骂也好,踢我几脚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慕西摇摇头:“那好粗鲁。”

    林景行再次笑了笑:“真不怪我?”

    慕西摇摇头:“是你该怪我,原谅我打搅你的世界吗?”

    林景行深深的看着她,然后把她拉进自己怀里,狠狠的抱着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想要保护她,让她忘记过去种种,他们一起建立新的生活,互相依靠,互相依偎。

    承诺不过刚刚出生,却已经截然而止。

    但他不能为了她让自己父母伤心难过,他过了那么多年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,不能在这种时候还为自己自私一把,让父母彻底陷入困境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对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林景行闭了闭眼睛:“你走吧!”

    林景行闭着的眼睛一直未睁开,他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的场景,第一眼看到她,眼睛就移不开了,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,是她,自己一直在等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你相信一见钟情吗?遇见你以后,我就相信了。

    那《等你》,是他对她所有的感情。

    他终于等到了,也亲手放弃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慕西一步一步走下阶梯,风吹得她的头有点乱,她不停的整理头,最后放弃。

    绝望吗?不知道,只是这种感觉,好熟悉好熟悉。

    周佩麒,周宰相的庶子,周佩璇同父异母的兄长,在周家并不得重视,然而当安和公主夺势后,周佩麒竟然被任命为大理寺卿,深得安和公主的信任。

    安和公主与其驸马分房而居,周佩麒时常出入西殿,久而久之便有传言四起,安和公主背着驸马同周佩麒有苟且,周佩麒也是因此,才受到安和公主的重用。

    谣言吗?

    也不算是谣言,一生孤寂,的确有些无聊和寂寞。

    她永远记得,周佩麒跪在自己面前,请旨赐婚时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笑着恩准了。

    周佩麒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是周家不得宠的孩子,其母曾深受宠爱,然而一场意外,其母过世,他成为了周府之中的隐形人。

    她提拔了他,给予他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,然而在选择的时候,他仍旧选择了家族。

    她嗤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黑夜降临,她用手拨动着蜡烛,烛心闪动,她直接将大拇指按了上去,疼痛的感觉已然麻木。

    黑暗中,只能听到她自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宫人们都已经离开,她坐在梳妆镜前,一下又一下的梳着自己的头,看着镜子黑漆漆的镜面:“我……很可怕吗?”

    怕得对她有好感的男人都只能远离她,吓得那些人全都不敢看她,要离她三尺之远。

    慕西从阶梯上一步步走下来,下面的空地巨大,仿佛要用这当容器接纳这鬼城的冷风。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把车开走了,她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她一步一步走过去,站到一辆车前。

    我过得不好,你也别想过好。

    周佩麒的主动远离,是否也有宋嘉誉的手笔呢?她以为他不在乎,不会介意,但除了爱,原本就还可以有其它理由。

    苏嘉誉从车里走出来,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。